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文化传播研究所
爱国者专利维权叫板跨国企业

发布日期:2015-10-19 浏览次数:962

爱国者诉惠普、东芝等跨国企业,被业界人士认为是中国企业对跨国企业专利侵权的一次大规模声讨。其实不然,在爱国者认为侵权的企业名单中,也不乏中国企业,只是跨国企业傲慢不理的态度,让爱国者最终作出了维权举动。一方面,跨国企业频繁诉讼中国企业侵犯知识产权;一方面,跨国企业面对被诉竟然“失语”了
    
  近日,爱国者发起了专利权保卫战,“对手”是中国惠普有限公司和东芝(中国)有限公司。
  
  5月6日,爱国者总裁兼CEO曲敬东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惠普和东芝等十多家跨国公司都侵犯了爱国者USBPlus技术的发明专利,早在今年年初,爱国者就与其中5家企业(惠普、东芝、三星、索尼和戴尔)有过沟通,但惠普坚决否认侵权,而东芝没有直接回应,后3家公司则表示还在调查,是否侵权的评估结果并未出来。
  
  “为了保护自身权益,我们不得不走法律途径。由于惠普和东芝对此事的态度相对不好,我们首先选择了起诉中国惠普有限公司和东芝(中国)有限公司及两者的生产商和经销商,要求他们立即停止对爱国者USBPlus数据传输SATA的连接器专利的侵权行为。”曲敬东说,目前法院已经受理了此案。
  
  爱国者产品研发部总经理谢灿豪告诉记者,爱国者USBPlus系列专利中包含了25项专利,其中有2项是发明专利(USBPlus数据传输SATA的连接器专利即为发明专利)。专利分为实用新型专利、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发明专利的获得相对较难,且我国对发明专利的保护力度比较大,前两种专利的保护期为10年,10年后自动进入公共领域,而发明专利的保护期是20年,保护期限相对较长。很多企业将发明专利视为自己的“生命线”,是体现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武器”。
  
  专利产品化受阻引发诉讼
  
  曲敬东告诉记者,USBPlus系列专利是从2005开始陆续申请的,主要申请国家是中国,并在PCT成员国享有专利申请优先权(PCT即PatentCooperationTreaty,专利合作条约,是专利领域的一项国际合作条约,申请PCT后即可在《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成员国享受专利申请优先权)。
  
  “该技术的主要功能是提高移动传输文件的速度,其传输文件的速度是当前USB2.0传输速度的6倍。”曲敬东说。
  
  该技术刚研发成功时,爱国者并没有将其产品化。曲敬东说,在该项技术刚发明时,由于用户需要传输的文件相对较小,该项技术并无产品化的需要,“但近两三年来,使用U盘、移动硬盘等移动存储设备传输大容量音视频文件的用户越来越多,而当前广泛使用的USB2.0接口技术传输速度慢,用移动硬盘等设备向计算机传一个高清电影文件动辄需要几个小时。而USB3.0技术投入应用尚无时间表,其普及更是遥遥无期。USBPlus技术就有了市场基础”。
  
  据了解,当2009年爱国者想要把这项技术产品化时,却发现市场上已经有不少PC生产厂商将此项技术运用于PC的接口上,甚至有PC厂商以此接口能高速传输文件为卖点,而这些厂商均未获得爱国者授权,如曲敬东所说,“我们技术产品化和技术的授权推广受到了挑战”。
  
  惠普否认侵权东芝保持沉默

  
  于是,爱国者开始委托律师事务所跟他们所查询到的涉及侵权的电脑厂商沟通。然而,沟通结果并不是很理想,于是就有了对惠普和东芝的起诉。
  
  针对起诉,惠普随即发表声明表示:“惠普已经收到爱国者发来的律师函,宣称惠普对其USBPLUS接口技术的专利存在侵权行为。惠普坚信这种说法毫无根据,且已经就此作出回应。惠普无可置辩的政策约束其尊重第三方的知识产权,并遵守相关的政策。由于惠普认为这些说法毫无根据,为此将积极应对诉讼,对无理指控进行积极地辩护。”
  
  截至发稿时,《法治周末》记者多次致电中国惠普有限公司公关部经理丛明并电话留言,但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且无惠普方面人士与记者联系。而东芝方面对被诉一事始终保持沉默。
  
  谈及为何同时起诉两家企业的生产商和经销商,爱国者代理律师卢二松告诉记者,因为二者的有些接口生产是由供应商提供的,“东芝电脑的接口就是由富士康生产提供的”。
  
  “这项技术要想得到普及,需要与业务不同的两公司合作,一是PC厂商,一是移动传输设备生产商。我们并不愿意与电脑厂商变成‘对手’,但惠普等公司的行为等于否认了我们的专利权,影响了我们专利授权推广的进程。”曲敬东表示。
  
  曲敬东说,国内一些电脑厂商,都有一定程度的侵权行为,爱国者跟国内企业的沟通也在进行中,“面对侵权事实,爱国者做了充分的准备,包含证据收集、公证,技术和专利特征的比对。此次起诉只是维权的开端,我们今后会根据与其他公司的沟通结果采取进一步行动”。
  
  “侵权损失”或达1亿美元
  

  在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的针对惠普公司的起诉状中,爱国者的诉讼请求包括赔偿损失100万元。
  
  对于这个赔偿额度,卢二松告诉记者,“100万”只是个预估数字,这个数字可能会根据证据收集的进一步结果作调整。对此,曲敬东也表示,“100万的索赔标的并不能准确反映侵权的事实损失,更多只是一个用来引起重视和尊重的指标。但在诉讼的后期也不排除加大求偿标的来凸显侵权损失”。
  
  曲敬东告诉记者,全球至少6000万台电脑的生产商使用了USBPlus技术,而目前一台电脑的专利授权费是1.7美元,照目前情况来看,因侵权为爱国者带来的损失就达1亿美元。
  
  但至于法院是否会根据爱国者的这个损失估计判定索赔金额,北京专利律师王韧表示,专利权案件中赔偿金额是根据侵权的程度、范围来判定的,一般情况下,这个额度是根据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收益来确定,“如果这个指标不好确定,那就看被侵权人因被侵权而带来的损失是多少,如果上述两个指标都不能确认,法官有酌定权”。
  
  问及是否会因为此项专利为发明专利,而导致赔偿金额相对较高,王韧表示,法律上对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的侵权赔偿规定并无明显不同,但是法官审判时可能会有所侧重,因为这三种专利获得权利的基础不同,发明专利是唯一一种需要经过实质性审查之后才能授权的专利。实质性审查即是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检索,看这个专利是否已经被注册,是否具备新颖性和创造性。然后相关部门会向企业发审查意见通知书,企业对意见书中提到的问题进行答复。在经过若干回合的讨论后,如果专利管理部门对答复表示满意,才会给予公司专利授权的权利。
  
  “但这并不意味着涉及发明专利的诉讼的赔偿金额就一定会高。”王韧补充说,此前也有实用新型专利侵权案赔偿金额为1亿多元,而发明专利侵权案赔偿金额为几十万元的情况出现。
  
  维权为了赢得国际社会尊重
  
  曲敬东告诉记者,自己曾在跨国公司服务过,最大的感触的就是跨国企业对知识产权的重视和保护,“优秀的跨国公司一定是专利数量比较多的公司”。
  
  惠普在回应爱国者起诉的声明中也提到,“作为全球领先的IT厂商,惠普一直致力于推进技术发展和创造知识产权;惠普每年拥有36亿美元的研发投入,在全球拥有约30000多项专利技术”。
  
  王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国内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不够,往往不会在使用一项技术之前检索一下该项技术是否有被申请专利,所以经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跨国公司起诉,“不过国内企业保护专利权的意识也在提升,加上近年来国家为保护知识产权提供了很多申请专利的优惠条件,包括提供免税条件和资金资助,且专利数量逐渐成为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资格的一个指标,很多企业都认为专利是一种无形资产,能带来很多利润,都在积极申请专利”。
  
  但无论如何,此次爱国者都以国内企业“打”跨国企业的方式,赢得了足够的关注。
  
  甚至有人认为,爱国者此次维权行为是一种营销活动,是为其即将推出的新产品造势。对此,曲敬东表示,营销本身并不是此次诉讼的目的,他们主要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利,进而进行技术推广,“但如果诉讼能达到营销的效果也挺好的”。
  
  然而,惠普的“否认侵权”声明也与曲敬东“证据在握”的信心形成了鲜明对比。
  
  “爱国者既然提起了此次诉讼,很可能也是做好了充分准备的。”王韧认为。
  
  谈及如此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的跨国企业可能侵犯国内企业专利权的原因,王韧说:“国外企业到中国来,并非在中国会涉足所有技术领域,它们可能在技术研发时针对主要领域进行专利搜索,但毕竟会有一些边边角角照顾不到。也可能有些跨国企业根本就不认为中国企业在某些领域有专利发明的水平。”
  
  对此,曲敬东表示:“中国的高科技行业还未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我们也希望此次诉讼能够改变这种局面”。
  
  而由于此次诉讼面对的是跨国企业,曲敬东称海外维权是爱国者今后可能的行动之一。
  
  至于爱国者当前与惠普、东芝的诉讼结果会否影响到爱国者海外维权的进程,王韧表示,专利是有地域性的,中国的诉讼结果对海外维权的影响很有限。

 
(声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文化传播研究所:www.whcbyj.org)